<address id="fvnnd"></address>

<address id="fvnnd"></address>

    <form id="fvnnd"><form id="fvnnd"></form></form>

            <em id="fvnnd"><span id="fvnnd"><track id="fvnnd"></track></span></em>
            快三独胆平台
            詳細內容新聞動態 |首頁 |

             中國最大機器人公司掌舵者,曲道奎在想什么?

             

            曲道奎有些入魔了。他滔滔不絕地說了兩個多小時,依然毫無倦態。常人眼中做企業的千頭萬緒,商業的枯燥或詭譎,在他看來都不值一提。這或許是興趣使然,就像一個愛玩樂高的孩子,一心要搭建一座更新奇更宏大的城堡。

            在過去的17年里,曲道奎一手創辦并打造了中國最大的機器人公司——新松機器人,讓中國機器人從無到有走上世界舞臺,贏得了寶馬、通用、福特等跨國巨頭的信任。然而,這份成功并沒有沖昏曲道奎的頭腦,他甚至連停下來整理行囊的時間都沒有,更別說為成功慶賀了。


            新松機器人自動化股份有限公司創始人、總裁曲道奎

            “我的判斷就是,機器人真正的黃金時代要來了!這將是個萬億市場!”曲道奎一只手用力向前一推,仿佛聽到了戰馬的嘶鳴,“過去三年多,新松拼命向外擴張、布局,就是要抓住這個轉折點、窗口期,全面進軍這個領域!”

            懷揣未竟的夢想,曲道奎身上那種時不我待的緊迫感格外濃烈。

            挑戰和機會都來了

            是的,一場圍繞機器人霸主的爭奪戰已經打響。而其主戰場就在新松的家門口——中國。自2013年以來,中國已連續四年成為全球工業機器人的最大買家,并且數額持續攀升。2016年,中國工業機器人總銷量為8.89萬臺,相較2015年增長26.6%。其中,國產機器人銷量為2.9萬臺,同比增長30.9%。而按照工信部、發改委、財政部三部委聯合印發的《機器人產業發展規劃(20162020年)》,到2020年僅我國自主品牌工業機器人年產量就要達到10萬臺,六軸及以上工業機器人5萬臺以上。屆時,中國將成為名副其實的超級機器人大國,其中蘊含的機會不言而喻。


            新松為天貓菜鳥物流開發定制的立體化倉庫,可日均處理百萬件商品

            伴隨著機器人產業熱度激增,行業競爭日益加劇。近年來,各種機器人產業園如雨后春筍般在全國各地涌現,而機器人相關企業也達到了驚人的3000多家。盡管在這3000多家企業中,“只有10%的機器人企業有競爭力。”(曲道奎語)那算下來,也有300家之多。更何況,除了這些新晉競爭者,全球工業機器人領軍企業——傳說中的“四大家族”也早就看中了中國巨大的市場,磨刀霍霍。

            “我們過去已經進行三次產能擴張,但現在看起來還不夠。所以,我們正計劃將在中國的工業機器人生產能力提高一倍。”20179月,ABB集團亞洲、中東及非洲區總裁顧純元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中國工業機器人的需求仍未真正爆發起來。923日,ABB與重慶市政府簽署《戰略合作備忘錄》,計劃在重慶推廣其新一代協作機器人。其實,早在2005年,ABB就在上海建立了機器人研發中心和生產基地,并將其全球機器人總部搬了過來。201611月,ABB中國制造的第五萬臺機器人下線。

            同樣感到“生意太好了”的還有安川。20123月,安川集團在中國常州開建除日本之外唯一的海外機器人工廠,次年6月投入量產。2017714日,安川(中國)機器人的第三工廠建設項目正式啟動。“短短四年,我們已實現月產1000臺的生產能力,將年產12000臺的中期計劃大幅提前實現。”安川電機株式會社常務執行役員南善勝在奠基典禮現場開心地說,“預計2017年度安川整個集團將會實現前所未有的最高的集團業績。而拉動這個業績的正是中國的機器人事業。”

            “四大家族”中的另外兩家,上海發那科也于7月簽署了續約協議,合資雙方上海電氣與發那科均表示對過去20年的婚姻生活很滿意,愿意再續約30年;而德國庫卡則轉身投入了美的集團的懷抱,這個“車廠大戶”要進軍消費領域。

            新松智慧園啟用暨向智時代出發啟動儀式

            放眼四周,強敵環伺。這就是曲道奎和他執掌的新松公司面臨的現狀。不過,曲道奎對此并不以為意,他早已習慣了這一切。事實上,這比17年前,新松公司剛剛誕生時的境遇已經好多了。那時,人們根本不相信中國人也能造出機器人,曲道奎和新松團隊在開拓市場時經常遭遇各種質疑嘲諷。

            “我一直強調新松要像狼一樣,得敢于出擊,敢于與別人碰撞。作為一個真正的武士,死,也要死在與對手PK的時候,不能嚇死在家里。”17年來直面跨國巨頭競爭、帶領新松在夾縫中成長起來的經歷,讓曲道奎愈加堅毅。他的關注點不在競爭對手,而在對產業趨勢的研判以及新松的布局上,關鍵時刻敢于亮劍,該出手時就出手!

            20171018日,黨的十九大在北京召開。同一天,八百公里外的沈陽渾南新區彩旗招展,新松也干了一件大事:以“新起點新征程新跨越”為主題的新松智慧園啟用暨向智時代出發啟動儀式隆重舉行。

            作為中國最大的機器人產業基地,新松智慧園(已建設完成部分)占地面積17萬平方米,建筑面積14萬平方米。分為總部辦公區和產業區,包括總部大廈、機器人展示中心、研發中心、潔凈裝備制造中心、數字裝備制造中心、成套裝備制造中心、柔性智能制造中心、大型裝備制造中心等。

            那一天,曲道奎特意選了一條酒紅色的領帶。他認為在這個時代“搞慶典沒意思”,要搞就搞“形式新穎的出征儀式”。

            “今天既是新松智慧園的啟用大會,更是向未來宣戰的誓師大會。”曲道奎在當天的講話中說,“過去十七年,新松創造了中國高科技發展的傳奇,實現了國產機器人的高端應用,但昨天的輝煌不等于未來的成功。站在新起點,讓我們一起將過去歸零,創造盛世智時代!”

            這個誓師大會讓曲道奎思索良多。他選擇將“新征程”翻譯為New Striving而非New Journey,因為后者有旅行的意思,給人以輕松美好之感,而他想要表達的是奮斗抗爭,是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意境。

            你不一定知道的新松

            2016122日,新松公司沈陽總部迎來了一群特殊的客人。寶馬集團一行40余人前來參觀考察,負責工藝規劃的高級副總裁Christian Dunckern也赫然在列。那么,是什么讓寶馬這一全球著名的豪車品牌如此興師動眾呢?

            寶馬集團一行40余人來訪,“松果”機器人與客人交流

            原來,自2008年以來,新松為寶馬集團提供了包括機器人沖壓生產線、機器人焊接生產線、砂芯自動化物流系統、樓宇智能控制系統等多個大型關鍵項目,累計合同金額2億多元人民幣。不過,雖然雙方一直有互訪交流,但這次寶馬一次性來了40多人,顯然超出了普通互訪的含義。

            數月后,新松公司官網登出了一則“當中國機器人邂逅寶馬汽車”的消息,或許在一定程度上透露了寶馬上述考察的主要意圖。20175月,以新松工業機器人為核心打造的機器人自動涂膠系統入駐華晨寶馬工廠,實現了汽車車身零部件涂膠工藝的“機器人換人”自動化改造需求。

            “我的身后是華晨寶馬車身工廠使用新松機器人的首個項目,新松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實現了我們的需求,系統精度及涂膠質量都令人滿意。”在一段有關該項目的視頻中,華晨寶馬控制和連接技術高級經理Christian Vogl微笑著說,“這個項目的實施對于華晨寶馬與新松今后其他項目的合作是非常有利的,我們很樂意與新松再次合作,也相信新松可以取得更好的成績。”

            不只是寶馬。早在2007年,新松就贏得了通用汽車的全球招標項目,一次性獲得了70余臺移動機器人AGV采購訂單,成為通用汽車全球合作供應商。此后,陸續進入包括美國底特律核心工廠在內的通用汽車位于全球各地的工廠。

            新松與風神物流合作研發工廠物流無人駕駛拖車

            打開新松公司官網,細心的人可能會發現,其“產品中心”、“解決方案”兩個菜單下,所涉及產品和服務的豐富程度讓人眼花繚亂。這其中,除了憑借其創業之初的核心產品AGV移動機器人和焊接機器人,橫掃了汽車、工程機械、能源、電子電器等諸多領域外,還有一些看上去似乎和機器人無關大系統大集成的東西,比如自動化立體倉庫、智能物流管理系統、數字化智能工廠、光纖激光技術、地鐵綜合監控系統、鉆機鉆井技術、3D打印系統、智慧城市、智慧生活等。

            “別人覺得可能覺得關聯不大,但其實我們的許多業務都有內在的關聯性。開始很多人猛一看都覺得詫異,實際上就是順其自然。”曲道奎解釋說,“機器人是載體,要實現數字化、智能化,還需要強大的軟實力,比如MIS系統、智能控制系統等。”

            新松從成立之初就下大力氣進行自主技術研發創新。事實證明,曲道奎賭對了。在新松目前獲得的近百項發明專利及軟件著作權中,與智能制造、智慧生活相關的就有“自動立體倉庫控制裝置”、“自動導航車跟蹤定位檢測裝置”,“自動護理床人機交互系統”、“生產制造執行系統(MES)軟件”等數項。而軟硬件創新研發的雙管齊下,一方面加速了新松原有產品的升級迭代,比如將多機器人協調調度技術、導航定位技術應用于移動機器人、工業機器人,使其更精確,性能更可靠。2016年,新松推出基于自主激光導航技術的移動機器人,已在華晨寶馬、京東方、伊利等項目批量應用;另一方面,以人工智能技術為依托的服務機器人開始批量走進人們的生活中,比如醫療輔助機器人、智能陪護機器人等。

            2017工博會新松龐伯特乒乓球機器人新品首發

            新松研發的基于鈦合金絲的3D打印技術、便攜激光3D打印機器人裝備等,可廣泛應用于航空航天、石化電力、礦山機械、模具制造、醫藥教育等領域,進行高強度鈦合金結構件的3D打印、巨型水輪機葉輪葉片的在線智能3D打印和修復、機車車輛及軌道局部3D打印和修復等。

            另一個惹人注意的是新松的智能交通系統及樓宇智能控制系統。在智能交通方面,新松不僅承接了沈陽、哈爾濱等國內城市多個地鐵項目,合同金額動輒上億元,還遠銷澳大利亞、南非;而其樓宇智能控制系統,正如雙方互訪時談到的,已獲得了寶馬集團的訂單認可。這些乍一看和機器人沒有直接關系,但其核心都離不開計算機軟件系統綜合能力。

            新松公司設計制造的國內首條燃氣表機芯裝配自動化生產線

            早在2012年,新松機器人(300024)發布了一則《關于獲得計算機信息系統集成企業壹級資質的公告》,公告稱,這一資質的獲得證明公司在系統集成領域的綜合實力已躋身國內領先水平,使公司可以作為合格集成商參與國內地鐵綜合監控系統的競標。2016年,新松研發的數字化工廠核心軟件生產制造執行系統(MES)軟件獲得計算機軟件著作權,使其為客戶打造數字化工廠的“軟實力”大幅提升。 

            “新松做的很多東西其實是跳出來的,看山不是山,如果就是沉溺在自己原有的業務里面,會越做越窄的。”哦,原來如此啊。當你終于恍然大悟時,曲道奎已經帶領著新松進行了一個更大的布局。

            在與寶馬一行40多人的交流中,曲道奎表示,“新松機器人是全球機器人產品線最全的廠商,目前市值全球前三,僅次于ABB,發那科。”但從體量上來講,新松還遠不及ABB,發那科。那么,這個“產品線最全”到底是個什么來頭?曲道奎又打算拿什么資源來支撐其發展壯大呢?

            成長背后的邏輯

            ABB、發那科在那個年代的確是龍頭,但現在轉折點到了!”2017117日,在上海新松的辦公室里,曲道奎接受了《中國機電工業》的專訪。這是一處鬧中取靜的場所,抬眼見翠竹,側耳聞鳥鳴。“我覺得自己還是有點兒前瞻性的,新松三四年前就開始布局,現在已經基本成型了。”

            在兩個多小時的時間里,曲道奎闡釋了他對當前新工業革命的理解,機器人產業的現狀、未來以及新松進行了哪些戰略布局。

            半個多世紀以來,機器人作為一個概念絕對是成功的,多少小說、電影把機器人說成了人類的救星。但是,機器人作為一個產業,可以打零分!全球這么多國家,發展了半個多世紀,迄今保有量才200萬臺??纯雌嚠a業,每年僅中國就有上千萬輛,手機更不用說了,上億部!我們對機器人有各種美好的向往和期望,為啥沒做到呢?主要原因是技術不支撐。最早所謂機器人,其實就是個機械臂,抓取東西只能從AB,這叫編程,稍微變化點地方,它就抓不著了!這就好比一個人,眼睛看不見,不會說話,不會走路,你把他放在工廠里能干啥?這就是過去機器人的慘狀??梢哉f,前五十年,機器人就是個機器設備,并且這種機器設備和別的機器不同,它是可有可無的,在工業領域就是個配角,不是主角。

            但是,現在機會來了!我的判斷是,機器人真正的黃金時代要來了!為什么?首先,技術支撐了。感知系統、大數據、云計算……各種技術的進步及融合使得機器人逐漸由“機器”向“人”進化,就像一個殘疾人眼睛治好了能看見了,腿兒能走路了,可以勝任越來越多的工作。借助物聯網和云端,機器人之間還能交互,過去不能完成的任務可以完成了。其次,制造模式變了,個性化定制直接逆轉了生產模式,使得過去那種大規模、批量化的剛性制造模式不可持續,靈活的、柔性的智能化生產大行其道,這就要求網絡化、數字化等,傳統設備無法適應,只能由機器人來完成。機器人從過去生產要素中可有可無的配角一躍成了主角。市場來了!再加上勞動力短缺、人力成本上漲等,加速了這個進程。前50年,機器人替代率全球均值是0.68%,未來五到十年,替代率有望達到50%,想想看,這個市場有多大??!

            這就是為什么新松要全面進軍這個領域!那么,接下來怎么做呢?在這個新工業革命、數字化、網絡化的時代,領軍企業、龍頭企業一定要“整合外部資源,打造開放平臺”,不能固守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否則企業會越做越窄,活不下去的。按照這個思路,新松進行了兩個大的布局:

            首先,在組織架構上,我們做了一個“3+N+M”的布局。“3”是三個總部:沈陽是國內總部,上海是國際總部,北京是投資總部;“N”是在全國建立的n個區域總部,杭州、青島、西安、武漢、成都、廣州……每個區域總部幾乎又是一個小的生態系統,按照創新、金融、產業、教育“四位一體”來發展。“M”是在每個區域總部下,建立不同的工程應用、服務子公司,形成業務支撐點。“N”個區域總部基本是全資子公司,“M”則有的控股有的參股,合作伙伴一起做,把資源拉進來,各得其所。

            中國太大了,我們必須去中心化,貼近市場,快速反應。也只有貼近市場,才能把當地資源對接進來——和各級地方政府一起,培育當地的新興戰略性產業。否則就只能是一個買賣東西的過程。4.0時代的企業經營模式不能是單一的銷售模式,而應是一種資源集聚模式,要往外賣,同時要拉進來。新松早期就像個太陽,不管全國多大,就在沈陽??墒菣C器人的大部分市場在南方,不在北方呀!經過這些年的拼命擴張,可以說,新松雖然生在東北,但已經完全適應了南方氣候。

            新松推出首款基于云計算的學習型養老機器人——新松家寶

            其次,新松對業務架構也進行了梳理,形成了“4+2”的布局。“4”就是四大業務板塊,“2”是金融、創新兩大平臺。哪四大業務板塊呢?

            一是工業4.0板塊,我國叫智能制造,這和傳統的機械制造完全是兩個概念,以工業機器人、移動機器人、潔凈機器人為主,再加上智能物流、倉儲系統、MES(生產過程執行系統)等,為企業客戶提供行業解決方案,打造數字化車間、數字化工廠,新松已經從硬件到軟件,從核心部件到核心系統,完全把整個產業鏈打通了。

            二是國防安全板塊,這個是新松近幾年新發展起來的,后勁兒太大了!恰好全球國防正在向“無人化”大轉型,和工業4.0類似,也要智能化、網絡化、數字化,并且比工業領域要求更迫切。美國的機器人主要應用在國防、醫療領域,市場空間很大。新松把這塊抓住了,我們的特種機器人已經獲得了多個上億元的訂單。

            三是消費服務板塊,醫療、養老、助殘、家用、社會公共服務……我常說,服務機器人沒有天花板!今年是零,明年可能嘩嘩幾百萬臺!后年可能又清零了重新來,消費永遠是更新的,不像工業品。中國有2.2億老年人,1億殘疾人,并且還在加速進入老齡化社會,養老、助殘會是很大的社會負擔。今年8月,新松在2017世界機器人大會上推出了松康床椅機器人,10月又在沈陽老博會上推出了一款基于云計算的學習型養老機器人——新松家寶,這些東西一旦爆發,需求量是工業領域沒法比的。

            四是教育板塊,新松不單單提供產品、技術,我們還提供人才。為了打造這個板塊,新松收購了德國百年教育機構陶特洛夫學院,它是德國機械工程方面最為專業的再教育培訓機構之一。我們成立了中德新松教育集團,和國內相關機構聯手辦學校、培訓中心,培育面向智能制造、工業4.0的高端技能人才。目前許多學校培養的技能還是針對3.0以前的,車工、銑工等,4.0時代不需要這些,需要的是智能物流、機器人編程等新技能。另外,隨著大量的機器人進入數字化工廠,許多人會下崗、轉崗,這時,我們可以通過這些機構對他們重新培訓,幫助他們再次就業。就像我在參加《開講啦》節目時說的,新松就像一個武士,一手拿著利劍,劈開道路;一手拎著藥箱,治病療傷。此外,新松還與東北大學合作,成立了中國第一家機器人科學與工程學院,本碩博統招,培養高端研發人才。下一步還打算和中國科學院合作,在沈陽建立機器人學研究生院。

            為了支撐上述四大板塊,我們搭建了兩大平臺:創新平臺和金融平臺。新松的組織架構就是個創新,我們有2000多人的研發團隊,75%的員工是技術人員。目前,新松在沈陽有中央研究院,在上海有高端研究院,在廣州有中以聯合研究院……將來還要建一批。這些研究院、創新中心有些是新松自己的,有些是和科研院所等共建的。這個年代,千萬別就靠自身資源發展,所有才所用,那樣太局限了!另外,金融平臺?,F在我對資本主義的理解越來越透徹了,干啥都離不開錢,而且是大錢!資本是在企業發展中起主導作用的要素之一。所以,新松要通過打造金融平臺,實現創新研發、產業投資、收購兼并、整合資源等。我們已經投資設立了北京新松機器人投資有限公司、沈陽新松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等,接下來還要打造若干投資公司、百億基金。

            與投資基金相應的,是新松打造的國內首個機器人創客空間——星智匯,這是一個為機器人創業者打造的集技術、市場、資本為一體的創業服務平臺,其舉辦的“星創師智能創業大賽”自2015年以來已連續舉辦三屆。以“In科技,創未來”為口號的2017星創師智能創業大賽聯合了全球近90家行業協會、孵化器、產業園、投資機構等,共收到全球546個智能科技領域的項目參賽,涉及人工智能、大數據、云平臺、工業機器人、服務機器人、可穿戴設備、VR/AR、個人智能產品、智能家居、智慧養老等近30個領域。九月份賽季結束時,共有近20個項目獲得大賽投資機構的簽約意向。

            再踏新征程

            新松公司創業17年,曲道奎和機器人結緣卻已經34年了。1983年,曲道奎考入中科院沈陽自動化研究所,師從蔣新松,從此和機器人結下了不解之緣。

            作為蔣新松早期的弟子,曲道奎從蔣新松身上不僅學到了當時機器人領域最權威的、最系統的知識,更是傳承了一種思維方式、做事方式以及科學精神:在科研探索中,敢為天下先,不服輸不怕輸,有大局觀,有韌勁。在進行機器人的研究與學習中,曲道奎的認知發生了顛覆,將自己的興趣愛好上升到國家責任,直到后來創辦新松,堅定了產業報國的強烈信念。

            歲月荏苒,商海沉浮。1993年,赤子追夢——完成課題研究,婉拒德國導師的挽留,毅然回國;2000年創辦新松公司,“藍頂商人”闖市場,大半年沒有拿到像樣的訂單;2007年,美國通用汽車全球采購一舉中標,改寫機器人出口的歷史;2003年、2007年兩次沖刺資本市場未果,頂著巨大的壓力,2009年成功登陸創業板,機器人第一股就此誕生……傷痕是上帝給勇士的勛章。那些沒能殺死你的,只會讓你更強大。

            彼時,曲道奎用赤子之心承時代重托,使新松從行業領先到領導;此時,登“時代廣場”,響當當的中國機器人成為面向世界的國家名片。曲道奎掌舵下的新松機器人更是中國實業報國的楷模典范,是《中國制造2025》關鍵支撐。但每每面對媒體,曲道奎幾乎從不主動回溯他那輝煌的成績和過去。在他看來,凡是過往,皆為序章。“屬于我的,屬于新松的最好的成績,是現在,是未來。”曲道奎自信的說。

            然而,2017年,在恩師辭世20周年之際,在帶領新松向智時代出發的時刻,曲道奎卻破天荒的對過去進行了總結:

            千里歸來,仍少年。

            那短短的、富有詩意的七個字,暗合了曲道奎的心聲:不忘初心,壯志未酬。是的,他和新松要一直往前沖。

            !-- page-wrapper end -->